韩国保健福祉部5月31日通报两例新增中东呼吸综合征确诊病例。至此,韩国中东呼吸综合征患者增至15人。保健福祉部长官文亨杓当天就未能阻止这一新型传染病的扩散道歉,表示将成立专门工作组全力抗击中东呼吸综合征。

据韩联社6月1日报道,一名与韩国首位中东呼吸综合征确诊病例接触后出现疑似症状的患者当天死亡。同日,韩国一些官员说,作为阻止中东呼吸综合征冠状病毒进一步传播努力的一部分,韩国政府打算实施一项临时禁令,禁止直接或间接接触者离开韩国。

30名士兵被隔离

死者与首位MERS患者有过接触

韩国保健福祉部说,两名新增患者N某和O某均通过首例确诊病例A某感染。其中,N某与A某同住一栋住院楼,O某则常来探望与A某同住一栋住院楼的母亲。

韩国卫生部门表示,死亡的患者是在韩国京畿道一家地方医院住院时死亡的。目前,韩国保健福祉部正在对这名患者的死亡是否与中东呼吸综合征有关展开流行病学调查。目前还不清楚这名死亡患者的具体情况和死亡经过。

两人一开始被排除在隔离观察对象之外,后在针对住院楼患者家属、医务人员的新一轮流行病学调查中被确诊。目前,O某的母亲已被要求在家中接受隔离观察。

韩国一地方卫生部门官员表示,可以确定的是这名死亡患者确实与首位中东呼吸综合征确诊病例有过接触,是疑似患者,但不是确诊病例。

此外,韩国国防部5月31日说,韩国中西部忠清南道鸡龙市一名士兵因近日与其确诊感染中东呼吸综合征的母亲有过接触,导致同一营房大约30名士兵被隔离观察。

韩国保健福祉部1日通报,当天又有3例新增中东呼吸综合征病例,从而使韩国中东呼吸综合征确诊病例增至18人。

国防部官员说:这名士兵报告称本月初在休假时与母亲共处,虽然他没有出现任何症状、感染可能性较小,但我们还是为他做了血液检测。

韩联社报道,3名新患者均曾在韩国首例患者所住医院待过,其中2人也是这家医院的病人,另一人是医院一名病人的儿子,但后者曾在医院照顾过父母。

韩国中东呼吸综合征患者人数近两天呈现快速增长态势,仅5月29日一天就确诊5例新增病例,包括在中国被确诊的一名韩国患者。

按照保健福祉部的说法,这3人离开医院时没有表现出任何患病症状,因而一直没有受到当局监控。

法新社报道,迄今已有129人被隔离观察,随着确诊患者人数增多,更多的人可能被隔离。

保健福祉部说,截至当前,韩国还没有发生三次感染的情况,所有17名患者均属被首例患者感染。

中东呼吸综合征冠状病毒2012年9月首次在沙特被发现。它与引发严重急性呼吸综合征即非典型肺炎的病毒同属冠状病毒家族,感染者多会出现严重的呼吸系统综合征并伴有急性肾衰竭,死亡率可达40%。

韩政府打算实施临时出境禁令

防控最关键时期

韩国5月20日报告首例中东呼吸综合征病例。起初,当局仅把与首例患者有密切接触的人列为隔离对象,待到患者不断增加,韩国政府开始隔离所有直接或间接接触者。

面对确诊患者不断增加的情况,韩国保健福祉部长官文亨杓5月31日就未能阻止中东呼吸综合征的扩散作出道歉,承认在判断上有失误。

保健福祉部一些官员说,截至1日,715名直接或间接接触者中,682人在国家指定的设施或自己家中隔离,其余33人在14天病毒潜伏期过后没有表现出任何患病症状而被解除隔离。

由于我们对中东呼吸综合征传染性的初步判断,进而造成民众担忧和焦虑,他说,我们为此道歉。

这些官员说,政府还打算实施临时禁令,禁止面临治疗或隔离的人离开韩国。他没有提供更多细节。

按照韩联社的说法,迄今韩国还没有发生三次感染的情况,所有患者均通过首例确诊患者感染。由于首例患者20日被隔离,而中东呼吸综合征的最长潜伏期为两周,因此从理论上说6月3日之后不会再有二次感染病例。也就是说一个星期后,感染者人数增加的势头会大大减弱。

保健福祉部长官文亨杓说,政府正动员一切努力以阻止病毒进一步传播,“本周将是中东呼吸综合征继续传播或减弱的关键节点”。

文亨杓强调,接下来的一周是中东呼吸综合征防控的最关键时期。

朴槿惠批评卫生部门应对不足

他说:我们将成立由政府官员和民众组成的联合工作组,竭尽全力对抗这一传染病。我们有决心找出病因及其传播途径。

韩国总统朴槿惠1日在一场会议上批评卫生部门应对不足,“对中东呼吸综合征的最初应对……不充分”。她呼吁政府尽“一切”努力来阻止病毒进一步传播。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