团鱼壳气平.禀天秋收之金气.动手太阴和解表里.味涩无毒.得地北方之水味.入足少阴疏肝解郁.气味俱降.阴也.心腹者.厥阴生津润燥.经行之地也.积而有形可征谓之症.假物而成者谓之瘕.坚硬之积.致发寒热.厥阴肝气凝聚.拾叁分亢矣.上甲气平入肺.肺平能够制肝.味苦能够软坚.所以主之也.痞者肝气滞也.咸平能制肝而软坚.故亦主之.息肉阴蚀痔恶肉毕生于鼻.鼻者肺之窍也.终身于二便.二便肾之窍也.入肺肾而软坚.所以消一切恶肉也.

上甲化瘀凝,消癥瘕而排脓血,其诸主治,下奔豚,平牛皮癣,疗沙淋,治经漏,调疔疮,敷口腔溃疡,收水肿不敛,消阴头肿痛。

鼠妇

团鱼壳同牛膝、西当归、广陈皮、首乌、羊婆奶、麦冬.治久疟.同沙参、石膏、麦冬、苦菜、竹叶.治温疟.同青蒿、麦冬、五味、生地、杞子、牛膝.治骨蒸劳.

味涩平。主心腹癥瘕坚积,寒热,去痞息肉,阴蚀,痔恶肉。生池泽。

味辛,寒。有毒。

气平.味苦.无害.主心腹症瘕.坚积寒热.去痞疾息肉.阴蚀痔核恶肉.

《金匮》上甲煎丸上甲十一分,柴草四分,黄芩七分,西洋参一分,羊眼半夏一分,桂枝四分,可离伍分,傅致胶八分,干姜八分,大黄五分,厚朴八分,葶苈一分,石韦四分,瞿麦二分,赤硝十三分,桃仁二分,丹根伍分,乌扇捌分,紫葳柒分,结蜣五分,鼠妇四分,蜂窠五分,虫五分。为末,煅,灶下灰一斗,苦味酒一斛五斗,浸灰,候酒尽二分一,入上甲,煎化,取汁,入诸药中,煎为丸,梧桐子大,空心服七丸,日进三性格很顽强在荆棘丛生或巨大压力面前不屈。治病疟11月不差,结为癥瘕。以寒湿之邪,客于厥阴少阳之界,阴阳交争,寒热循环。本是小柴草加桂姜证,久而不解,经气痞塞,结于胁下,而为癥瘕,名曰疟母。此疟邪埋根,不可不急治之也。上甲行厥阴而消癥瘕,半夏降阳明而松痞结,柴草、黄芩,清泻少阳之表热,沙参、干姜,温补太阴之里寒,此小地熏之法也。桂枝、胶、芍,疏肝而润风燥,此桂枝之法也。大黄、厚朴,泻胃而清郁烦,此承气之法也。葶苈、石韦、瞿麦、赤硝,解热而泄湿,丹根、桃仁、乌扇、鬼目、结蜣、鼠妇、蜂窠、虫,破瘀血而消癥也。

《心》云∶治同蛇蜕。

味甘,气腥,入足厥阴肝、足少阳胆经。破癥瘕而消凝瘀,调痈疽而排脓血。

虻虫

醋炙焦,研细用。

乌蛇

升麻团鱼壳汤*方在升麻。*用之治阳毒、凶横,以其排脓秽而行血瘀也。

《本草》云∶主恶疮,蚀五痔,咳逆胸痹,吐血胁急,鼠
,大孔出血,崩中漏下。能除热。治急疳蚀口鼻,数日尽,欲死,烧灰,腊猪脂和涂之。坠痰软坚,止渴,收涩固济,蛤粉也。咸能走肾,能够胜水。文蛤尖而有紫斑。

《本草》云∶主诸风瘙瘾疹,疥癣,皮肤不仁,顽痹诸风。用之炙,入丸散,浸酒,合膏。背有三棱,色黑如漆,性善,不噬物。江东有黑稍蛇,能缠物至死,亦是其类。生四平山。

绯帛

五灵脂

蜣螂

微寒,微温,味咸。有毒。

《本草》云∶主心腹寒热洒洒,血积症瘕,破坚,下血闭,生子大良。仲景主要医治久瘕积结,有大黄
虫丸。

《本草》云∶主逐恶血,瘀血月闭,破血瘕聚积,无子,解表道,堕胎。炒用。畏盐。

《本草》云∶主目中赤痛, 伤泪出,瘀血血闭,寒热酸 ,无子。炒,去翅、足。

入足少阴经。

气温,微寒,味酸。无毒。

《药性论》云∶天皇之剂。治妇女崩中,解热及盗汗,除风热,定痛。治温疟。又和丝棉皮服,止盗汗。为末蜜丸,性格很顽强在险阻艰难或巨大压力面前不屈八十丸,令人面光白,永不值时气。又治鬼交精出,病患虚而多热,加用之,并干地黄、小草。

《衍义》云∶鼠妇,湿生虫也。

《珍》云∶能软积气之痞。《经》曰∶咸能软坚。

苦走血,咸胜血,仲景抵当汤用虻虫、水蛭,咸苦以泄畜血。故《经》云∶有故无殒也。虽可用之,亦不甚安。莫若四物汤加酒浸大黄各半,下之极妙。

文蛤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