脉∶瘟脉无名,随见诸经,未汗宜强,虚缓伤生。众人病一般者,乃天行时疫也。

经曰∶冬伤于寒,春必病温。瘟疫当推运气所发。

辟邪丹 虎头骨 朱砂 雄黄 雌黄 鬼臼 芜荑 鬼箭 藜芦

巢氏《病源》云∶春气温和,夏气暑热,秋气清凉,冬气冰寒,此四时正气之叙也。冬时严寒,万物深藏,君子固密,则不伤于寒。触冒之而即病者,为伤寒;不即病者,为寒毒藏于肌肤中,至春变为瘟病,至夏为热病。是以辛苦之人,春夏必有瘟病者,皆由冬时触冒之所致也。凡病伤寒而成瘟者,先夏至日为病瘟,后夏至日为病暑,其冬复有非节之暖,是为冬瘟。冬瘟为病,非其时而有其气者。冬气严寒,君子当闭密,而反发泄于外者,为冬不藏精,春必病瘟。

阳濡弱,阴弦紧,更遇温气,变为温疫。左手脉大于右手,浮缓而盛,按之无力。

上为末,炼蜜为丸,如弹子大。囊盛一丸,男左女右,系于背上。或常病者,户内烧之,一切邪鬼不敢进。

丹溪云∶众人病一般,此天行时疫。

兼治妇人与鬼魅交通。

瘟病者,春时天道和暖,患壮热、口渴而不恶寒者是也。

众人病一般者,乃天行时疫也。悉由气运郁发,迁正退位之所致也。

五瘟丹 治四时瘟疫流行、伤寒发热并诸疟热病。

瘟疫病者,其病与时气瘟热等证相类,皆由岁之内节气不和,寒暑乖候,或有暴风疾雨,雾露不散,则民多瘟疫病,无少长率皆相似,如有鬼厉之气,故云瘟疠病。

黄连 黄柏 黄芩 甘草 紫苏,香附

黄瘟者,由邪气郁结不散,或失于汗解,或汗后不解,犹邪热深郁于胃中,小便不利,举发为黄,遍身如橘枳,故曰黄病。

冬应寒而反温,春发温疫,败毒散主之;春应温而反凉,夏发燥疫,大柴胡汤主之;夏应热而反寒,秋发寒疫,五积散主之;秋应凉而反淫雨,冬发湿疫,五苓散主之。凡温疫,切不可作伤寒症治,而大汗大下也。但当从乎中治,而用少阳、阳明二经药,少阳小柴胡汤,阳明升麻葛根汤。

上七味皆生用,于冬至日制为末,用锦纹大黄三两浓煎汤,去滓熬成膏,和前药为丸,如弹子大,朱砂、雄黄末为衣,再贴金箔。每服一丸,冷水磨服,神效。

看所中阴阳,而以二方加减和治之,殊为切当。人参败毒散,治四时温疫。通用羌活冲和汤,治温疫初感,一、二日间服之取汗,其效甚速。

普济消毒散 治大头瘟病。

一日太阳受病,邪在皮肤,故头项强腰脊强;二日阳明受病,邪在肌肉,故身热鼻干不得眠;三日少阳受病,故胸胁痛而耳聋;四日太阴受病,故咽干腹满;五日少阴受病,故口热舌干而引饮;六日厥阴受病,故烦满而阴陷;七日六经传变,法当愈。其不愈者,邪气未除而欲再传经,重受病也。

黄连 黄芩 陈皮 玄参 生甘草 川芎 鼠粘子 白僵蚕 升麻 柴胡 葛根薄荷 当归
大黄 人参 连翘 大兰根

凡入温疫之家,以麻油涂鼻孔中,则不传染。出以纸捻探鼻深入,令嚏之为佳。

上为细末,炼蜜为丸,每丸重二钱,每服一丸,细嚼,白熟水送下,发汗。如不及丸,用末药一钱二分,照前服。如未愈,再进一服,以汗为度,不可透风。若透风复肿,再服药,只是去皮一层方愈。忌酸冷羊鸡鱼之物并房事。

巢氏云∶凡瘟毒病新瘥,脾胃尚虚,谷气未复,若作劳妄动伤力,并食猪、羊、鸡、犬、鱼脍、炙爆、肥腻、生果、面食,硬涩难消之物,停积肠胃,膈闷腹胀便秘,或大吐大下,重复发热病作,不可救也。

一方以雄黄、苍术为细末,香油调敷鼻内。或用雄黄末,水调鼻内。虽与病患同卧,亦不相染。

宣圣辟瘟丹
腊月二十四日井花水,在平旦第一汲者是也。盛净器中,量人口多少,浸乳香至岁朝五更时,暖令温。自幼至长,每人以乳香一小块,饮水一、二呷咽下,则一年不患时疫。

冬应寒而反暖者,春发瘟疫也,人参败毒散主之。

评热论篇帝曰∶有病温者,汗出辄复热,而脉躁疾,不为汗衰,狂言不能食,病名为何?岐伯对曰∶病名阴阳交,交者死,不治。

神圣辟瘟丹〔批〕

二圣救苦丸 治伤寒瘟疫,不论传经过经可服。

苍术 羌活 独活 白芷 香附 大黄 甘松 三奈 赤箭 雄黄

锦纹大黄 牙皂

阴阳易病者,是男子妇人瘟病新瘥,未平复而相交合,因而病复者,名为阴阳易也。男子病新瘥未平复,而妇人与之交接得病者,名阳易;妇人病新瘥未平复,男子与之交接得病者,名阴易。若二男二女并不相易,所以呼为易者,阴阳相感动,其毒度着与人,如换易也。

上为末,面糊为丸,如弹子大,黄丹为衣,晒干,正月初一平旦时焚一炷,辟除一岁瘟疫邪气。

上二味俱为末,水打稀糊为丸,绿豆大。每服五七十丸,冷绿豆汤送下,以汗为度。

其证身热头重,四肢拘急,小腹 痛者,即死。其病势缓者,违岁月亦死。

人参败毒散
治四时不正之气,冬应寒而反热,夏应热而反寒,春应温而反凉,秋应凉而反温,非其时而有其气,故病者大小无异。大抵使人痰涎壅盛,壮热如火,头疼身痛,项强睛疼,声哑腮肿,俗呼浪子瘟,或称虾蟆瘟。城市乡村,家户相类,悉根据本方加干葛。若寒热往来,必用小柴胡汤。

人参败毒散 治四时瘟疫通用。

脉候

加味柴胡汤
治挟岚瘴溪源蒸毒之气,其状血乘上焦,病欲来时,令人迷困,甚则发躁狂妄,亦有哑而不能言者,皆由瘀血攻心,毒涎聚胃。

羌活 独活 前胡 柴胡 川芎 枳壳 桔梗 茯苓 人参 甘草

太阳脉大,阳明脉弦长,少阳脉弦数,太阴脉弦细,少阴脉沉,厥阴脉微缓。脉阳濡弱阴弦紧,更遇温气,变为瘟疫。病瘟而脉洪大者,可治。脉洪而数者,危。两寸浮大按之无力者,宜补。兼表大热而脉沉涩细小,足冷者,不治。瘟病四五日,体热腹满而吐,脉来细而强,十二日死。瘟病二三日,头痛腹满,饮食如故,脉直而疾,八日死。瘟病八九日,头身不痛,目不赤,色不变而反利,脉不牒牒按之不鼓手,时大,心下坚,十七日死。瘟病汗不出,出不至足者,死。厥逆,汗自出,脉坚强急者生,虚软者死。瘟病下利,腹中痛甚者死。

柴胡 黄芩 半夏 人参 枳壳 大黄 甘草

上锉剂,每服一两,生姜三片、水盏半煎八分温服。或为末,沸汤点服亦可。此药治伤寒瘟疫、风温风眩、四肢疼痛、憎寒壮热、项强睛疼,不问老人小儿,皆可服。

治法

上锉一剂,姜枣煎,空心服。哑瘴,食后服。

或岭南烟瘴之地,或瘟疫时行,或人多风痰,或处卑湿之地、香港脚痿弱,此药不可缺也。连进三五服,以止为度。一方加薄荷少许。

冬瘟为病,败毒散主之。瘟因春时温气而发,初非伤寒于表也。此因郁热自内而发于外,故宜辛平之剂以发散之,况时令已暖,更不可用麻黄,所以与伤寒发表不同也。

大力子汤 治大头天行病,腮颊颈项肿胀,头疼发热,证似伤寒。兼治哑瘴。

黄芩 黄连 桔梗 甘草 连翘 鼠粘子 玄参 大黄 荆芥 防风羌活 石膏

春应温而反清凉者,夏发燥郁也,大柴胡汤。

凡瘟病,发于三阳者多,而三阴者少。脉浮,头痛发热者,太阳也,宜人参羌活散加葛根、葱白、生姜、紫苏汗之。自汗身痛者,九味羌活汤。脉尺寸俱长,鼻干不眠而躁者,阳明也,宜葛根解肌汤、十味参饮汗之。

上锉一剂,生姜煎服。

夏应热而反寒者,秋发寒郁也,五积散主之。

脉尺寸俱弦数,胸胁痛而耳聋,少阳也,小柴胡汤主之。

治四时瘟疫,头痛发热,众人一般病者。
黑砂糖一盏,入姜汁二盏,化开,令病患服之。当时憎寒壮热,汗出立愈。

秋应凉而反淫雨者,冬发湿郁也,五苓散主之。

二圣救苦丸 治伤寒瘟疫。

大头瘟为天行邪气客于太阳、阳明、少阳之经,头目俱肿而为病也。太阳病发于头上,并脑后下项,及目后赤肿者是也,治宜荆防败毒散,羌活、
本行经。阳明病发于鼻额,并二目不开,及面部者是也。或热气喘、口干、舌燥、咽喉肿痛不利,脉数大者,普济消毒饮。

大黄 牙皂

大头病者,湿热在高巅之上也。

若内实热者,防风通圣散间服之。少阳病发于耳之上下前后,并头角红肿者是也。若肌热日晡潮热,或寒热往来,口苦咽干目痛,胸胁满闷,小柴胡汤加消毒之药。

上末,面糊丸如绿豆大,每服四十丸,绿豆汤送下,大汗为效。

牛蒡芩连汤
治积热在上,头顶肿起,或面肿,或从耳根上起,俗曰大头瘟,并治烟瘴。

三阳经俱受邪,并发于头面耳鼻者,以普济消毒饮或通圣散、消毒散,外用清凉救苦散敷之。

黄芩 黄连 桔梗 连翘 牛蒡子 玄参

治大头瘟不宜速,攻则邪气不伏,反攻于内而伤人也。且头空虚之分,既着空虚,则无所不至也。所以治法当先缓而后急,则邪伏也。缓治以清热消毒,虚者兼益元气,胃虚食少者兼助胃气,内实热盛者大便秘结,以酒浸大黄下之,乃宣热而泄其毒也。此为先缓后急之法。若先从鼻肿,次肿于目,又次肿于耳至头上,络脑后结块,则止不散,必出脓而后愈。

大黄 荆芥 防风 羌活 石膏 甘草

上锉一剂,生姜一片,水煎,食后细细呷温服。每一盏做二十次服,常令药在上,勿令饮食在后也。

虾蟆瘟,天行邪气客于少阳,颈项并腮俱肿,大如虾蟆样者,故名虾蟆瘟,宜用风热药解毒丸间下之,外以侧柏汁调蚯蚓粪敷之。大头虾蟆之候,尽因风热温邪在于高颠之上,宜败毒散加羌活、黄芩、酒浸大黄随病加减,不可峻用降药。虽有硝黄之剂,必细细呷之。大抵攻之太峻,则邪在上,自如无过之地,及受其害也。

内府仙方 治肿项大头病、虾蟆瘟病。

疫病,发狂妄语,身大热而赤者,调胃承气汤下之。

僵蚕 姜黄 蝉蜕 大黄

疫病,发热头痛身疼,见风恶寒,脉浮数者,必得大汗而后愈。用以羌活神术汤。天气温暖加麻黄、葛根,烦躁加石膏。

上共为细末,姜汁打糊为丸,重一钱一枚,大人服一丸,小儿半丸,蜜水调服,立愈。

秋月感瘟疫者,宜白虎汤加苍术。

又方 治大头瘟病,肿脸颈项者。

疫病,头汗出而发黄者,五苓散倍加茵陈。汗下后余热不解,不可复攻,惟以柴胡清之。

用福建靛花三钱、烧酒一钟、鸡子清一个,入内打匀吃。不时而愈,肿即消,神方也。

烦躁而渴者,宜白虎汤、水渍法。

陶尚文治疫,只在少阳者,小柴胡加防风、羌活微发之而愈。经阳明者,柴根二方合服之。若见太阳证,大便泄者,以小柴胡汤去黄芩。对五苓散,尤当看脉寒热,若无寒去桂留芩。

虾蟆瘟者,属风热也,防风通圣散。

小便不利,是膀胱本病,小柴胡加五苓散去桂用。

凡入病家,须避其邪气,不受染着,亦医者之惠不可不知。以雄黄末涂鼻孔中,或香油涂鼻孔亦妙,然后入病家行动从容。在位而入,男子病秽气出于口,女子秽气出于阴户,其相对坐立之间,必须识其向背,既出自以纸条探鼻深入,喷嚏为佳。

入太阴,无热证见者,用理中汤。此证必腹痛而泻,明日泻止痛止。仍用小柴胡和之。入少阴、厥阴之经,用阴证伤寒传经法治。

太仓公辟瘟丹
凡宫舍久无人到,积湿容易侵人,预制此烧之,可远此害。极宜于暑月烧之,以却瘟疫,并散邪气。

如看疫病未知端的,且先以败毒散治之,看归何经,再随经施治,无不效者。

茅术 台乌 黄连 白术 羌活 川芎 草乌 细辛 紫草 防风 独活本 白芷 香附 当归
荆芥 天麻 官桂 甘松 三柰 干姜 麻黄 牙皂 芍药 甘草 麝香

春感清气,无汗恶寒发热为瘟疫,通用升麻葛根汤。

上为末,枣肉为丸,如弹子大,每丸烧之。

春感清气,发热而渴不恶寒,解肌汤,葛根、黄芩、芍药、麻黄、桂枝、甘草、大枣煎服。

万历丙戌春,余寓大梁属瘟疫大作,士民多毙其症,闾巷相染,甚至灭门。其症头疼身痛、憎寒壮热、头面颈项赤肿、咽喉肿痛、昏愦等症,此乃冬应寒而反热,人受不正之气,至春发为瘟疫,至夏发为热病,名曰大头瘟,大热之症也。余发一秘方,名二圣救苦丸,用牙皂以开关窍而发其表,大黄以泻诸火而通其里。一服即汗,一汗即愈,真仙方也。日夜塞户填门,应酬不暇,全活者不能胜数矣。但人禀之稍壮者,百发百中;其虚弱者,余先以人参败毒散,轻者即愈,如未愈,用牛蒡芩连汤可收全效。

春瘟,发热身痛咳嗽口渴,脉浮洪而热甚者,小柴胡汤加桂枝。治嗽加五味子。渴去半夏加天花粉、人参。脉实渴宜大柴胡汤下之。渴加知母、石膏。

清凉救苦散 治头面耳目鼻肿痛。

瘟病,尺寸脉俱浮,素伤于风,因而伤热,风热相搏,其证四肢不收,身热自汗头痛,喘息发渴昏睡,或体重不仁,慎勿发汗。汗之则谵语烦躁,目昧无精光。病在少阴、厥阴二经,宜萎蕤汤、人参败毒散、葛根龙胆汤、小柴胡汤,甚者,栝蒌葛根汤。脉浮身肿汗出者,汉防己汤;误汗者,防己黄
汤。

芙蓉叶 桑叶 白芨 白蔹 车前 大黄 黄连 黄柏 白芷 雄黄 赤小豆
芒硝上各等分,为细末,用蜜水调敷于肿痛处,频频扫之。

四时伤寒疫疠,或伤风有汗,或风温身肿,体痛恶风口干,日晡潮热,脉实,并用人参败毒散。夏因热而反感寒,夏及秋初而为暴寒,折于盛暑,热结四肢,则壮热头痛,宜金沸散治之。

瘟疫六七日不解,以致热入血室,反发黄,身如烟熏,目如金色,口燥而热结,以砭针刺曲池出恶血,仍以通圣散兼散兼下如汗如黄水粪如黑膏者而速愈。

凡瘟疫病,八九日而热不退,发斑发黄及气饱逆上等证,虽大便通而脉不甚浮紧者,率可以承气五苓合服而下之。

瘟疫病,发狂不知人,大柴胡汤加当归;泄者,三黄石膏汤、柴苓汤。疫病,胸膈满闷,小柴胡加枳实、橘红、黄连;大便不通,大柴胡汤微利之,不可峻下;作渴者,小柴胡加石膏、知母;湿温加苍术白虎汤;发黄者,柴苓汤去桂用,未退,用茯苓渗湿汤。

药方

治疫证有三法,宜补宜散宜降,用大黄、黄连、黄芩、桔梗、苍术、防风、滑石、香附子、人中黄等分为末,神曲糊丸,每服五七十丸。气虚四君子,血虚四物,痰二陈汤送下。热甚加童便。

一方用人中黄一味,饭丸白汤下,六七十丸多效。

制人中黄法

败毒散 治四时瘟疫。

羌活 独活 前胡 柴胡 川芎 枳壳 桔梗 白茯苓 人参 甘草

上咀,每服五钱,水盏半,姜三片,煎一盏,温服。或为细末,沸汤点服。此药治伤寒、瘟疫、风温、风眩、四肢痛,憎寒壮热,项强睛痛。不问老人小儿皆可服。或岭南烟瘴之地,或瘟疫时行,或人多风痰,或处卑湿之地,香港脚痿弱,此药不可缺。日三服,以效为度。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