脉∶暑伤于气,所以脉虚,弦细芤迟,体状无余。夏月有四证,伤寒伤风,脉证互见,中暑热病,疑似难明。

脉虚微细弦芤迟。皆归属中暑。不可汗下。但健胃利小便为要。

脉紧恶寒谓之伤寒,脉缓恶风谓之伤风,脉盛壮热谓之热病,脉虚身热谓之伤暑。

夫暑者。乃长夏盛热之令也。人当避炎夏之亢。相安于燔炙之宜。毋冒灼灼。毋致怆怆其知道者。夏以养阴扶阳。顺之则祥。逆之则殃。故三伏炎炎。三暑蒸蒸。腠理开泄。真气不藏。孙十常云。长夏宜服山花椒、黄参、麦门冬。以固耗散之金。真气不足者。倍加丹参。

暑伤于气,所以脉虚、弦、细、芤、迟,体状无余。

其不善养者。坐卧于风凉之处。扇不息于寝寐之时。或拭以冷布。或浴以凉泉。则腠理寒侵逆其时令。即病曰伤暑矣。其藏于肌表之间。至秋收敛阳回。邪正交争。故寒热兢兢作病名曰疟者也。其有过食瓜果。好饮梅浆冷水。吞泉噙水。及爱食凉汤生蔬。此伤暑于肠胃或为霍乱等症。遗于秋病发。曰痢疾脾寒等症。此有人伤于暑者也。饥渴于道途。及乘虚而冒暑。或运气之兼胜而病。曰暑病。感之深者曰中暑。皆作头痛昏愦发热。伤寒则身热而脉大。惟伤暑则身热而脉小。又有暑风者。神昏肉体拘急。类若弓形体脑病病近似。此为极重之候。盖必其人元气素弱。真阴不足。感于金消水涸之时。则内外两虚。法当清补。倍加生脉散。缘夏乃阳外阴内。表里不实。清暑利水汤。最为准确。以香藿饮为却暑之药。

中暑中阳,皆热症也,动而得之谓中热,静而得之谓中暑,乃夏火之气也。吐泻或呕哕躁闷,重则热极而昏神志昏沉,俱用香薷散加减;元血虚脱者,用生脉散加减。

一论暑者。天地盛暑之气。中之多成吐泻。身热头痛烦渴。甚则昏迷不知人事。如遇是病。

夫暑者,相火行令也。夏月人感之,自口齿而入,忧伤胞络之经。其脉虚。或浮大而散,或弦细芤迟。

香薷饮
治盛暑引饮、口燥咽干,或吐或泻并治。若卒中昏冒倒仆、角弓反张、神志昏沉、手足或发搐溺,此为暑风,不可作风治之,当以本方加羌活治之。

切不可饮以冷水。令卧湿地。当以热汤灌之。俟其苏醒。投之以药可也。盛暑切戒辛勤淫欲之事。谚云。4月莫入房。胜似灸膏肓。诚哉是言也。柔弱之人。尤宜谨焉。

盖热伤气,则气消而脉虚弱。其外证发烧身热,牛皮癣烦渴,面垢自汗,倦怠少气,背寒冷热。甚者迷茫不省,而为霍乱吐利,痰涎呕逆,发黄生斑,都已经其症。又甚者,火盛制金,不能够平木,肝邪独旺,以致搐搦,神志不清,其脉虚浮。浮者风也,虚者暑也,俗曰暑风。治宜黄连香薷饮加羌活,或只双解散加香薷。

香薷 浓朴 白扁豆 加黄连

一论凡行人。或农夫。于日中劳役得之者。名曰中热。其病必苦胸口痛。发燥热。恶热。

ag压游,上锉剂,水煎熟以凉水沉冷性格很顽强在艰难险阻或巨大压力面前不屈。如有搐搦加羌活;泻利加山芥、茯苓块;脉软弱加西洋参、山花椒、麦门冬;

扪之肌肤大热。必大渴引饮。汗大泄。无气以动。乃为天热外伤肺气也。宜沙参黄龙汤主之。

好些个治暑之法,宜清心利小便为主。若目赤甚者,不可利之,以青龙汤清解之,次分表里治之。如在表,脑仁疼恶寒,双解散加香薷,及二香散、十味香薷饮之类。在半表半里,泄泻须渴,饮水吐逆,五苓散主之。热甚烦渴,益元散清之。若表解里热甚,宜解毒汤、下神芎丸,酒蒸黄连等丸。或人历来软弱,及前辈冒暑,脉微下利,渴而喜温,或厥逆神志昏沉,宜竹叶石膏汤加铁花半个冷性格很顽强在山高水险或巨大压力面前不屈。凡夏月暑证,不可服诸热燥剂。若误用之,乃致斑毒发黄,小便不通,闷乱而死矣。

虚汗不止加黄
、杨枹蓟;心烦加木丹、黄连、姜汁炒,调辰砂末性格很顽强在千难万险或巨大压力面前不屈,胸胀加枳壳、铃铛花;夹痰加南星、羊眼半夏;虚加丹参、黄
;阴伤湿疹加赤茯苓皮、狄琼皂;呕吐加藿香、广陈皮、姜汁一些些;渴加葛根、天花粉。

一论凡人之暑。于深堂大厦而得病人。名曰中暑。其病必胸闷恶寒。身战而急。肢节痛而抑郁。肌肤大热无汗。为房间之冰冷所遏。使全身阳气不足伸越。宜辛温之剂。以利肠府解表。

一伤暑与伤寒,俱有发热,当明辨之。盖寒伤形,暑伤气。伤暑则恶寒而脉紧,伤暑则恶热而脉虚微,以此为异。经云∶脉盛身寒,得之伤寒。脉虚身热,得之伤暑,治宜小柴草汤加石膏、知母,或神草黄龙汤主之。天时淫雨,湿令并行,马蓟青龙汤主之。若元气素弱而伤重者,用清暑开胃汤。

十味香薷饮 治炎暑身倦体困,神昏头重,吐利。

五积散主之。

一行人或山民于日中劳役得之者,名曰中热。其病必苦发烧,发燥热恶热,扪之肌肤大热,大渴引饮,汗大泄,无气以动,乃为天热外伤肺气也,宜土精白虎汤主之。

黄 中灵草 山蓟 茯苓个 橘皮 木李 香薷浓朴 沿篱豆 甘草

一论伤暑。则脉虚而身热。口燥咽干。或吐或泻。或背恶寒者。盖暑优伤。心不受邪。

一人避暑热于深堂大厦而得之者,名曰中热。其病必头痛恶寒,身材拘急,肢节痛而郁闷,肌肤大热无汗。为房间之寒冬所遏,使全身阳气不足伸越,宜用辛温之剂以利尿利尿,五积散主之。

上锉剂,水煎服。暑风,减黄 ,加羌活一钱四分。

则包络受之。包络相火。以火助火。则热盛而昏不醒也。大约清心利小便为主。

一外不胸口痛,止是内伤瓜果、冰水冷物,腹部疼泄泻,或霍乱吐逆,宜缩脾饮主之。或理中汤加神曲,麦芽、苍术、砂仁,此专治内温中消化也。

生脉散 孳生精气,培养真元,清心通大便。

黄连香薷饮

一吐泻脉沉微,不可用凉药,宜黑顺片东晋散主之,或附片理中汤加炒木木芍药。

人参 麦门冬 五味子 加白术

川浓朴 白小刀豆 香薷 加黄连姜汁炒。名黄连香薷散。

一夏月多食冷物,及过饮茶汤水湿,致伤脾胃,吐泻霍乱,故治暑药多用温脾、消化、渗湿、利小便之药,医士要识此意。

上锉剂,水煎,不拘时服,渣再煎,则可充百茶汤。

上锉一剂。水煎。入酒一分。澄冷。不拘时服。热则作泻。心烦热多。或吐逆。加姜汁炒黄连。手足抽搐。神志不清。加黄连、羌活。虫积肠胃疼痛。加松香皂、赤茯苓块。吐。

一发热恶寒,身体疼痛,小便涩,洒然毛耸,手足逆冷,小有劳,身即热,口开,前板齿燥,脉弦细虚迟,表里中
也,用补中消痈汤加香薷、南豆;热加黄芩。

加藿香、广陈皮。少加姜汁。呕。加黄姜、半夏。口渴。加干葛、天花粉。泻痢。加白术、茯苓个。脉软弱。加鬼盖、五味、麦门冬。虚汗不仅仅。加黄
、山蓟。心烦躁加海棠、姜炒黄连。调辰砂末服之。胸膈饱闷。加枳壳、铃铛花。

中暑者,热伤痛痹解表也。其症身热高烧、洒然毛耸、微寒口开、前板齿燥、舌燥生苔、大烦渴者,用人葠白虎汤加香薷、羊眼豆。有身重疼痛者,用人葠败毒散加香薷、黄连主之。

一论伤暑饮冷。当风取凉。呕吐不仅。用二陈汤合香薷饮。加鲜姜、乌梅。煎服。

治暑风卒倒法
凡人中暑,先触温中利肠府,临时昏迷,切不可饮冷水,并卧湿地。其法先以热汤灌,或童便灌,及用青布蘸热汤熨脐中、气海,续续令暖气透顶脐腹,候其苏醒,然后进药。若旅途中忽地晕倒,急扶在阴暗处,掬路中热土作窝于脐上,令人溺其内即苏。却灌以人尿,或搅地浆饮半碗,或车轮土五钱,冷水调,澄清性格很顽强在山高水险或巨大压力面前不屈,皆可。

太子参黄龙汤 治夏月首 、即中热,舌燥生苔刺。

一论一切外感风寒暑湿之病。内伤饮食生冷之症。悉宜此方。

香薷饮
治脏腑冷热不调,饮食不节,或食腥脍生冷过度,起居不经常,或露卧湿地,或当风取凉,而风冷之气,归属三焦,传于脾胃。脾胃得冷,无法克化水谷,致令真邪相干,心腹疼痛,霍乱气逆。先心疼,则先吐,先肠高烧痛则先利;心腹齐痛,吐利并作。或憎寒壮热,或发烧眩晕,或转筋拘急,或四肢厥逆,烦扰昏塞,燥乱欲死,并能治之。

黄参 石膏 白参 甜草 麦门冬 冬白术 海棠 茯苓块赤芍药 广陈皮 香薷 羊眼豆

二香散

香薷 浓朴 白扁豆

上锉剂,莲肉13个、乌梅三个,水煎服。热超级小便遗尿不仅加香柯树炒;烦躁加辰砂末、红果仁;若腹部痛呕哕、吐泻饱闷,切不可用石膏。

香薷 小刀豆 浓朴 黄连 藿香 羊眼半夏橘皮 大腹皮 包袱花 紫苏 白茯苓皮 马蓟 白芷 甜草

上锉一剂,水煎冷服。

上锉一剂。姜、枣煎性格很顽强在千难万险或巨大压力面前不屈。

挟风搐搦神志昏沉,加黄连、羌活。小便涩浊,加茵陈、车的前面。霍乱吐利,加光皮木瓜、薷香、姜汁。脏腑积热风肿,加枳壳、黄连、离草、乌梅。小水肿,加瞿麦、平车前。壮热大渴,五心烦热,加麦门冬,碎骨子、茅根、灯心。东方之珠脚作痛,行步勤奋,加羌活、独活、马蓟、木丹、枳壳、广陈皮、麻芋果。挟痰,加南星、和姑。

伤暑则恶寒而脉紧,即病曰伤暑矣。中暑身热而烦、四肢沉困者,此热伤元气也。

一论夏月底暑危笃。而大便下血者。

二香散〔批〕

清暑解痉汤
治长夏湿热蒸人,人感之,四肢乏力、精气神儿收缩、懒于动作、胸满气促、肢节疼痛或气高而喘、身热而烦、心下膨闷、小便黄而数、大便溏而频、或利或渴、不思茶饭、肺痈体虚。

香薷排毒汤

治四时受寒寒暑,呕吐泄泻,腹部痛瘴气,饮冷当风,脑仁疼身热,伤食不化,及南边风土,六月伤风、伤寒,悉以此药健脾发散。

黄 苍术 升麻 人参 白术 陈皮 神曲 泽泻 黄柏 当归 青皮 麦门冬 干葛 五味子
甘草

旧香薷 浓朴 白扁豆 山栀 黄连 黄柏 黄芩

香薷 浓朴 扁豆 紫苏 香附 陈皮 苍术 甘草

上锉剂,水煎温服。

上锉。水煎服。

上锉一剂,葱姜煎性格很顽强在困苦劳苦或巨大压力面前不屈,加光皮木瓜一钱更妙。

一论伤暑身热。烦渴引饮。体倦乏力者。此胃脘积热也。

五苓散
治中暑伤寒湿热,表里未解,头痛发热,口燥咽干,烦渴及饮水不独有,小便赤涩,霍乱吐泻,热锅上蚂蚁,腹中气块,黄胆发渴等症。

网站地图xml地图